案例纪实
首页 / 资料库 / 案例纪实

发布日期:2021年11月13日 09:26:39 点击率:


一包“解酒药”毁了我——年轻“瘾君子”的自白

2021.10.22

“不知有多少次,我为了吸毒想要去犯罪。”他忘不了陪他8年的女友离开时的背影,也永远忘不了自己被捕时母亲的眼神……“毒品让我成为了一只孤魂野鬼,值得庆幸的是民警抓住了我。”近日,记者对话一位吸毒者,听他讲述“我只想做回个人”。

刚开始,我也只是个普通人

   “刚开始,我也只是个普通人。”赵晓龙(化名)说,他今年30岁,母亲是一名护士,父亲以前是公务员。他说,自己的童年虽然算不上富裕,但相较于身边其他小伙伴来说还算不错。

   晓龙说,他这个人虽然学历不高,工作不算体面,但在周围人眼里,自己一直是一个顾家、上进的小伙子,肯吃苦,从不抱怨。再加上天生的开朗性格和有着一副清秀的脸,身边永远不缺朋友。

  “我父母挣得都不少,所以我只要能养活我自己就行。”赵晓龙是一个自尊心极强且崇尚自由的人。他说,自己一直想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,可自尊心和担当让他羞于从父母手中要钱。

   但苦于自己没有什么技能,为了凑足启动资金,赵晓龙只能选择做起了司机,每天只吃一顿饭,只睡5个小时。

   在起早贪黑、省吃俭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后,他终于靠着双手,开了家属于自己的网店。

他说,原本生活应该如自己期盼的那样顺风顺水,可正在他如日中天的时候,父亲却因一些错误被判了刑,家中生活一落千丈,母亲每天以泪洗面,所有的担子压在了赵晓龙的肩上。

   “一个三口之家突然少了一个人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压力不知道该向哪释放,更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我妈,只能找朋友倾诉。”赵晓龙说,2013年1月份,他约上了几个很久不见的朋友聚会。看着昔日好友个个光鲜,再想到自己那近乎完美的童年和这几年可悲的经历,赵晓龙心中五味杂陈。

朋友递上一包“解酒药”毁了我

   聚会上,大家畅聊着近些年的故事,却没人问及他过得怎么样,赵晓龙明白,自己的遭遇在朋友之间已然不胫而走。

   聚会虽然是他组织的,但他却始终低着头,一言不发,只是用自残的方式,一杯接着一杯地给自己灌着酒,尽管口腔和食道的灼烧感让他作呕,他也不停下。

直至他情绪彻底崩溃,边吐边哭。

   这时餐桌上一个朋友给他递上来一小包冰糖一样的东西。

   “他跟我说抽几口不但能够解酒,还能缓解压力,于是我就抽了。我知道那是什么,也知道不该碰,可我真的压力太大了,我想逃避现实。”赵晓龙说,当时他心中纠结,想接受却又不敢,犹豫之际只能选择低头不语,表示默认。

   他记得那个朋友随意捡起一个饮料瓶,拿着几根吸管,放在手里鼓捣,很快做出了一个类似水烟袋的装置……之后只要是喝多了、心情不好的时候,他就会吸上两口,次数多了就上瘾了。赵晓龙也从“蹭”一口,变成了自己主动购买。也从“为了解酒”,到只要遇到困难和麻烦就抽上一口“缓一缓”。

为了吸毒,我的尊严变得不值一提

   “最疯狂的时候是2014年12月,我那时候基本上每天都吸食毒品,这种状态持续了半年之久。”赵晓龙说,毒品挺贵的,自己很快就花光了所有积蓄,网店也支撑不下去了。他丢弃了以往的自尊,为了口毒品开始向家里人要钱,低三下四向朋友借钱。

   虽然每一次吸完毒品的快感让他恢复到以前那种自信、开朗的状态。可劲儿一过去,他就又回到了平时低落的样子,甚至觉得更糟了。“因为现实中的苦难没有得到实质的解决,就像一场梦,醒了还是得面对现实,可为了逃避现实,我还是会选择继续吸毒,愈演愈烈。”他说。

   随着如此恶性循环,赵晓龙与母亲的关系愈发疏远,不主动说话了。在一起8年,和他一起经历过风风雨雨,一同拼搏创业的女朋友也因为每次他吸毒后,都露出恐怖的样子提出分手。

   “我不知道我吸了毒什么样,没照过镜子,只知道那个时候为了吸毒,我的自尊变得不值一提,我永远忘不了她离开我时的背影……”赵晓龙低着头,回忆那段时光,他每天的生活就是喝酒、吸毒,对其他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,为了口毒品,他失去了原本的自尊,也没了往日清秀的面容。现在的他,就像提线木偶一样空有一副躯壳,没了精神。

   赵晓龙说,直至他24岁那年,家人知道了他吸毒的事,“我永远忘不了我被警察带走时母亲看我的眼神,吃惊、愤恨,还有痛心……”

如同孤魂野鬼的我,终于得到了救赎

   在第一次被民警处理后,身边的朋友也都知道赵晓龙吸毒的事,除了极个别不愿再与他来往外,大部分都在劝他以后不要再碰了。

   “他们劝我说什么毒品会让我失去一切,我当时根本听不进去,也没有放在心上。”赵晓龙说,在被社区戒毒后,他确实因为知道如果复吸,会被强制隔离戒毒2年,有过不碰毒品的想法,但随着吸毒的消息散播出去后,让他的生活更糟糕了,绝望之际,他只想着“破罐子破摔”算了。

   在2016年年底,赵晓龙还是没有保持住操守。再次吸食毒品后,让他的脾气越来越大,一有不顺心、不满意的地方,就会发脾气。赵晓龙形容自己那时“病态一样,点火就着”,动不动就跟家人、朋友发脾气。毒瘾犯了亦是如此,以至于到了后来根本没人愿意搭理他。

   自此开始赵晓龙成了孤身一人,没了亲人和朋友,他说,尽管自己依旧生活在原来的城区,街上都是曾经熟络的人,可他就是如同孤魂野鬼一样,没人愿意和其有交集。更没人愿意借钱给这个没有收入来源的人。

   “每次毒瘾发作,我的脾气异常暴躁,有多少次都曾经想过用偷的、用抢的方式弄钱,吸两口毒品,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。”赵晓龙说,“值得庆幸的是,2020年5月8日我被顺义区公安分局抓获,把我送到了戒毒所。”

   现在戒毒对他而言其实是在拯救自己,让自己恢复成一个正常人。“现在回过头来再想想,毒品对我来说就是个炸药,如果我再碰,肯定会被炸得粉身碎骨。”

   赵晓龙说,对于以后的生活,他只想能够好好地陪伴在父母的身边,等出去之后把父亲接出来,好好照顾他,然后找一个媳妇、结婚、生子,过平淡的生活,“我只想做回个人,不想再像个下水道老鼠一样活着”。

奶茶、邮票、减肥茶...可能都是毒品的马甲

   据了解,现有毒品类型主要分为传统毒品、合成毒品和新精神活性物质这3种。

   传统毒品包括鸦片、海洛因、大麻等,是从植物中提取出来的。合成毒品包括冰毒、摇头丸和麻古等。冰毒即甲基苯丙胺,对人体中枢神经系统具有极强的刺激作用,且毒性强烈,表现出情感冲动、野蛮、妄想、幻觉,甚至有杀人倾向。吸毒者会逐渐丧失判断力,不仅会威胁到身边亲人生命安全,还会对周围群众和无辜路人造成伤害。最终不仅毁灭自己,还会祸及家人、殃及社会。

   新精神活性物质则是合成大麻素(小树枝)、卡西酮类为主,虽然这类毒品出现时间短,但品种多样,伪装性强,具有强烈的兴奋和致幻作用,吸食后会引起偏执、焦虑、恐慌和被害妄想等反应。这类毒品伪装性有多强?据某戒毒康复所工作人员张志娟介绍,犯罪分子会把它们制作成“毒奶茶” “毒邮票”和“毒跳跳糖”等类型进行销售。

   根据国际上对各类吸毒者进行的神经细胞检测,发现毒品对于人体神经细胞、神经网络有着不可逆的伤害,尽管戒毒7年,受损的神经细胞组织也无法恢复到正常水平的50%。

   另外,除了神经细胞组织损伤,吸毒者往往会因为心血管系统受损,引发心率失常,由于肺部感染导致呼吸衰竭,还会患有肝炎、肠梗阻和皮肤脓肿、溃烂、色素沉着等情况,有些吸毒者的外貌情况,甚至可以用“触目惊心”来形容。

   除此之外,最痛苦的莫过于影响生育能力,导致胎儿畸形的问题,不仅害了自己,更是给孩子带来悲惨的人生。

   在很多案例中,大部分吸毒者都是从“朋友提供”开始的。这些损友经常会以解酒、减肥、提神、治病为借口将毒品提供给周围的人,一开始还免费,当吸食者真正上瘾后,毒贩就会开始加价敛财,从中牟取暴利,直至将吸食者榨干。

   2019年,有个正在上大二的女生小莲,与同学在夜店玩乐时认识了一个所谓的“朋友”,教会了她吸食摇头丸,谎称能够帮其减肥,是一款减肥药。可最后,两个女孩爱美的心没有换来曼妙的身材,反而毁了自己的一生。小莲的同学因为过量吸食毒品导致瘫痪,而小莲也出现泌尿功能不受控制的问题,只能佩戴尿袋或纸尿裤度过余生。

   直至住院,小莲和同学才明白,自己长时间服用的,竟然是毒品。

  “毒品可以轻而易举毁掉一个人、一个家庭,这绝不是危言耸听。”目前,世界范围内日益严重的毒品潮,不仅严重危害人类的健康,败坏社会风气,而且直接导致和诱发着各种犯罪,严重威胁着社会中每一个人的生命财产安全。为了禁毒,首先要充分做好预防,学会拒毒。最主要是学会抵诱惑、慎交友、勿玩乐、识谎言。拒毒的人越多,毒品生存空间越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