案例纪实
首页 / 资料库 / 案例纪实

发布日期:2021年6月9日 11:25:19 点击率:

明知会坐牢却一意孤行 只为报复父母?

2021.5.21

不止一次在夜里大叫,接受民警教育时竟然出现无法控制情绪的情况……上海市宝山监狱的服刑人员余日今年刚满30岁,但年纪轻轻的他已经度过了3年铁窗生活。余日是因为制造毒品被判刑的,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他当然知道制造毒品是犯罪行为,也明知被发现后会面临怎样的后果,可是当时,他还是选择了这样一条“不归路”,甚至觉得“坐牢也好”,因为他可以用这样的方式“报复”父母。


余日对父母有着怎样的恨,以至于做出如此“自我毁灭”式的行为?又为何会出现那些歇斯底里的状况?


他在心里埋下“恨”的种子

经过各项工作,监狱民警大致描绘出了余日的成长轨迹。余日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,父母和许许多多的家长一样,要兼顾工作和家庭。稍有不同的,可能就是在余日小时候,父亲因为工作总要出差,对余日的照顾和教育有时会缺位。母亲经常一个人照顾余日,习惯了一直管着他,哪怕后来余日长大了,母亲也依然习惯性地想要“控制”余日,无论是余日的行为还是生活……

后来,由于在工作中遇挫,余日的父亲工作发生变动,他心情不佳,常靠酒精麻痹自己。若是酒劲上来,又遇上余日哪里做得不好,打骂就成了家常便饭。严厉的教育让余日总觉得自己就是父亲的出气筒。而对于丈夫的行为,余日的母亲也并未多加阻止,这让余日心中的阴影更甚。在余日的记忆里,父亲对他动辄打骂,母亲虽然不怎么打他,但总是在言语上刺激他,若是他犯错,母亲鲜少帮他寻找犯错的原因、教他正确的方式,更别提安慰疏解,他受到的多是讽刺和挖苦。在余日的少年时期,父母的这些教育方式让他特别不满,也逐渐让他形成了较强的叛逆心理和偏执、倔犟的脾气。

同时,民警在教育余日的过程中发现他在言语中表现得很自信,甚至有些自大。结合余日的经历,民警分析,余日的这种表现其实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自卑,而这种自卑正是源于母亲对他的否定态度。

此外,根据余日的日常表现,民警分析认为,余日对人和事自认为有自己的判断标准,他认为正确的就一定是正确的,缺乏自我反省能力和情绪宣泄的方法,容易被当下的环境所影响产生冲动和鲁莽决定。

在大学期间逃课,就是余日当时做出的荒唐决定。因为长期逃课,余日大学肄业了。在那之后,余日在家人的安排下开始工作,但余日并不喜欢这份工作,也没有对自己大学期间的荒唐行事反省。

妄想通过毒品赚“第一桶金”

已经二十多岁的余日希望向父母证明自己的能力,可无论工作还是日常生活,他都没找到机会。后来,余日被同事骗走了一笔钱,据余日说,同事当时以高额利息回报为诱惑向他借钱,他也希望大赚一笔以此向父母证明自己,所以就瞒着家人借了高利贷。没想到,同事拿了钱后迟迟不还,余日仅凭自己的收入根本无力还贷款,高利贷公司追债追到了余日家里。余日父母得知此事后对他失望不已,狠狠骂了余日,对他没有好脸色,甚至说出让他“自生自灭”这样决绝的话。

面对父母如此的态度,余日觉得委屈又愤怒,让父母对他刮目相看的念头更加强烈。

余日不仅想在短时间内把欠款还清,还想把事业做大做强,然而当时没了工作,能有什么办法可以在短时间获得暴利?余日想到了毒品。余日后来向监狱民警坦白,他曾认为“马无夜草不肥”,制毒贩毒是他获得人生“第一桶金”的重要手段,只要赚到“第一桶金”而且不被察觉,他就可以再转做合法的生意。尽管接受过高等教育,但余日的这种想法更像是看多了小说产生的想象,对法律缺乏敬畏也可见一斑。

2016年上半年,百无聊赖的余日加入了一个QQ群,认识了群主汪海,两人的谈话始终围绕如何制作冰毒而展开。

汪海比余日大十几岁,是化学专业毕业的,还曾在化学品公司当过实验员,有理论基础和实践经验,对于没有任何化工背景的余日的提问,他总能侃侃而谈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,余日越发觉得汪海是个人才。虽然明知道制造毒品违法,余日仍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邀请汪海一起制造冰毒,贩卖后分成。当时的汪海工作也不太顺遂,听了余日的提议后,觉得这或许是个发财的机会,竟同意了。

拉了汪海入伙后,余日又找了手头宽裕的同学李伟加入。他们分工明确,李伟负责提供租房、采购原料所需的资金,余日负责具体采购事宜,其中部分仪器和原材料来自上海的网店,空闲时他还给汪海打下手,并负责联系销售渠道。汪海则一门心思试验制造冰毒。

正当余日等三人以为制毒神不知鬼不觉时,公安机关也注意到了该团伙,并瞅准时机收网。20169月的一个下午,余日被警方抓获,在他租借的房屋内,警方还抓获了汪海,并当场查获了大量白色晶体、白色粉末、黄金液体、褐色液体,以及一批化学品原料和化学电子仪器设备。第二天,李伟也落网了。经鉴定当场查获的200多克晶体、粉末和500多毫升液体中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(俗称“冰毒”)。

通过制造毒品赚“第一桶金”的幻想破灭了,余日并没有很意外,这是他曾考虑到的后果。尚在看守所时,余日的父母去看过他,看着儿子走到如此地步,父母哭了,可余日却没有悲伤之感,看着父母流泪的样子,余日反而觉得“过瘾,有一种报复成功的快感”。原来,在决定走上犯罪道路的那刻起,余日就想好了,要是坐牢也没事,这样就可以证明,父母对他的教育都是错的。

定制药方治疗扭曲的心

然而,“成功报复”父母的余日真的感到满足吗?入监后,监狱根据工作要求对余日进行了心理测试,测试结果显示,余日存在极重度的焦虑、抑郁、敌对状态,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具有高度暴力、脱逃和自伤危险。这些症状并不是一个“得偿所愿”的人应该有的,余日出现的一系列歇斯底里始终与他的心结有关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情况如此特殊的余日能否在监狱接受惩处的同时得到“治疗”,通过改造重新成为一个健康的人?民警为他量身定制了“药方”,其中加强法治意识、修复家庭关系是两味重要的“药材”。

在余日的讲述中,他是因为父母教育方式不当才一步步走上犯罪道路,可在民警看来并不完全如此,虽然余日父母的确存在教育、沟通等方面的问题,但余日最终走上歧途还是因为他自己。民警对余日进行教育时,不断引导他从自己身上挖掘犯罪根源。其实,大学时期的任性、漠视规则,已经让余日吃到了苦头,他却没有接受教训。工作后急功近利,不顾后果、无视法律规定,从借高利贷开始一发不可收拾。

为此,民警非常注重增强对余日的法治教育,让他明白违法犯罪绝不是所谓的“报复”手段,法律也有其严肃性,任何违反者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。

而对于余日一直以来的心结——他的父母,民警则通过加强亲情帮教,修复家庭关系。余日服刑后,他的父母一直很担心也很懊悔、自责,民警将他们的这些心情都转达给了余日,希望他明白,父母是爱他的,只是他们用错了方式。每次亲情接见前,民警也会提前与余日的父母加强沟通,帮助他们修复亲子关系与感情。民警的教育规劝,父母关心的眼神与话语,余日一点点想明白,他所谓的“报复”有些可笑,对父母的态度终于不再那么敌对。

此外,余日的过往经历让民警体会到和谐的家庭关系对孩子成长的重要性。余日的家庭经济状况良好,父母都有正经职业,对孩子的教育也堪称严厉,但是父亲的打骂、母亲的贬低却让余日处于低自尊的状态。这种低自尊让余日在为了证明自己时采取了非常极端的手段。

针对余日的心理情况和实际表现,民警“反其道而行之”,在日常教育中以鼓励为主,让余日感受过去缺失的正面激励。当然,如若余日出现违纪行为,民警也会进行严肃批评。

经过大半年的教育矫治,余日歇斯底里的表现几乎没有再出现过,服刑表现也稳定了不少,还在民警的建议下参加了开放大学的学习,也终于对过去的所作所为表达了悔恨。

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就像余日的刑期一样,他要接受的教育矫治之路还很长,对他的心理矫治和亲情帮教也在继续……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